順豐快遞 > 房產頻道 > 聚焦 > 正文

老樓房加裝電梯 好事為何成難題?

《瞭望》刊發文章:加裝電梯好事為何成難題

新華社北京9月26日電 即將於9月28日出版的2020年第39期《瞭望》新聞週刊刊發題為《加裝電梯好事為何成難題》的文章。摘要如下:

近期,各地推進老樓房加裝電梯工作普遍提速。上海、成都和濟南等地把加裝電梯的業主意願徵詢通過比例放寬到了三分之二,並且取消了一票否決制。上海市要求各區在今年內推出加裝電梯“作戰藍圖”,讓老百姓瞭解到自家樓棟是否符合加梯條件。濟南市既有住宅增設電梯工作開展近3年來,共計開工建設720部,發放財政補助資金9867.75萬元。

記者調查發現,羣眾利益訴求不同、審批流程複雜、行業標準不規範、加梯資金籌措難等四大難題正困擾老舊小區加梯進程。

一是業主利益訴求存衝突。

首先是房價的分歧,一些住户反映:當初買房,金三銀四,為最佳樓層;二樓排第三,家裏有老人上了年紀,一樓也有優勢;五至七樓是價值最低的樓層。加裝電梯後,五六七層逆襲成最貴的黃金樓層,三四樓不再是黃金樓層,一二樓房價下跌。

安裝電梯客觀上對低樓層居民帶來諸多不便,如佔院落、增干擾,減採光、增噪聲等。上海市漕河涇街道冠生園路居委會主任茅偉新説,一二樓居民的思想工作最難做。從目前加裝電梯成功的案例來看,一些樓棟的一層是商户,大大降低了溝通難度,真正的硬骨頭還在後面。

二是加裝電梯流程複雜、週期長。

茅偉新説,該轄區的居委會只有4個人,加裝電梯可能涉及綠化帶、電、煤氣、水等管網的移位,需多個部門審批,居委會應付不過來。

上海市徐家彙街道潘家宅居民區黨總支書記朱瑾説,“從居民意見徵詢,到電梯加裝成功,需要1年半到2年時間。多數部門很支持,辦得就快;個別部門拿不準,審批就慢,需要通過黨建結對子、托熟人等方式才能加快進程。”

三是行業魚龍混雜。

“有的企業就是幾人組成的草台班子,從電梯生產企業買來電梯,找一家鋼結構公司,再找個幹基礎工程的,就敢‘掛羊頭賣狗肉’,給百姓加裝電梯。”業內人士指出,一些小公司不規範的行為,攪亂了市場秩序,也導致部分小區加裝電梯出現質量問題,存在安全隱患。

四是加梯資金籌措難。有的地方採取每户平均出資的方式,引發了不少矛盾。

上海市徐彙區凱旋路3031弄小區5號單元樓正在緊張施工。記者瞭解到,在不考慮政府財政補貼前提下,所在樓棟業主需自籌資金86萬元,按樓層確認出資比例。一樓不繳納,七樓住户繳納最多,達11.6萬餘元。

“這對一些家庭困難的羣眾來説,是一筆不小的支出。”朱瑾説,“後期的運營維護也需要資金,但物業費又不能隨便漲。”

針對上述難題,上海徐家彙街道辦事處副主任吳洪良表示,加裝電梯不僅是一項民生工程,更是促進居民自治,讓更多居民主動參與到社區事務中來的民心工程。

上海市漕河涇街道辦事處副主任楊悦説,加裝電梯中的大多數事務都需要居民自己協商解決,如出資方案、乘梯付費方式等。在市區級層面,政府部門需要暢通加梯流程,讓居民訴求更好更快落到實處。

楊悦建議,打出一套小區微更新組合拳。“比如改善小區綠化帶,集約利用空間增加車位,對低樓層居民在停車上予以更多方便等。”

業內人士還建議政府制定相關配套政策,引導社會資本積極參與創新電梯加裝各種商業模式,如明確社會資本作為“特許經營商”或“垂直交通服務商”的責權利邊界,細化工程技術規範、合同文本、居民費用分攤比例、使用收費標準等具體內容。此外,老樓加裝電梯也需要有統一的技術標準來指導加裝工作。既讓從事電梯加裝的企業有據可循,也讓監管部門在對電梯加裝的規範管理上有規可依。(採寫記者:鄭鈞天、杜康、邵魯文)

責任編輯:易楚曈

歡迎關注“株洲新聞網”公眾號

歡迎關注“株洲發佈”公眾號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傳部 市委網信辦 株洲日報社 | 株洲新聞網版權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區新聞路18號 在線諮詢Q Q:技術QQ諮詢 湘公網安備 43021102000088號 湘ICP備12009507號
株洲新聞網常年法律顧問:湖南天舒律師事務所 趙加兵 13973338158